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为师的故事
时间:2015-02-04 09:47:00

    赵昭,男,19796月出生,中共党员,本科学历,黑龙江省教育学院公共事业管理专业,小学高级教师,现任牡丹江市教育教学研究院小学教研部副主任(兼语文教研员)。他治学严谨却不乏风趣、个性洒脱却不失缜密,是新时期青年教师求实进取、拔新领异的典型代表,《黑龙江教育》杂志曾用20个版面对他“奇谐流美、文韵飞扬”的语文教学风格进行过专题报道。他先后荣获全国“百佳”语文教师、全国教改实验先进个人、全省师德先进个人、省优秀教研员、省教学能手、省小学语文骨干教师、牡丹江市十佳教师、市“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为师的故事


    20世纪思想家汉娜·阿伦特说:“特定的人类生命,其主要特点就是它充满着最终可以当作故事来讲的事件。”的确,故事与人类生命紧密相连,故事本就应是人类生命的一种形态,创造故事就是在创造生命,讲述故事就是在讲述生命意义。而正是众多的故事,使我们具备了在这个社会上的职业身份——教师。

今天的师德报告,我没有感人肺腑的事迹和惊天动地的成绩,我有的只是三个故事。


    故事一:

    1998年,她是我隔壁二班的9岁女孩,我是她隔壁一班的班主任。她从外校刚刚转来一周,我刚刚做教师一年半。她不谙世事,总是在自己班主任张老师的提问下回答着同学年组中哪位老师长得最丑的天真问题,我则总是作为那个她清脆答案中最丑的教师引来周围同事一阵阵发笑。奇怪的是,已经五年级的她并不明白大家发笑的原因;奇怪的是,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诚实且认真地回答着这同一问题。她说话时吃力、生硬,常常还会不自主地伴随着点头的动作,仿佛能帮助嘴巴用上力,我则总是认真地听着她不太顺畅的语言,仿佛期待着她赶紧吐出“他最丑”的那三个字。

    两周后,这个桥段还在继续,她已经可以单凭记忆随手一指坐在桌前的我,轻快地脱口而出“他最丑”三个字,而我也早已习惯了日复一日的她的答案。

    一天,张老师又发问了,当我正习惯性地抬头等着她的三个字时,她却犹豫了,然后则是恢复了吃力、生硬的表达,边用力地点着头,边艰难地说:“不知道!”

    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都惊呆了,我也一样,当然,惊呆的还有她的班主任张老师。

    这个女孩儿名叫王ミカ,国籍日本,她只会简单汉语,初次来到中国,并不熟悉中国小朋友从小就知道被问及“爸爸好还是妈妈好”时一定要回答“爸爸和妈妈都好”的中国规则。而让她明白实话不能实说这个道理,在中国学校仅仅用了三周。

    我想,我们教师有时候是在急急忙忙赶往伟大事业的路上,没心没肺地撞倒了孩子。所以,从那时起,我给自己制定了为人师的第一个规则:不让我的学生说谎,既不主动说谎,也不被迫说谎;而我自己,更要做个诚实的人。


    故事二:

    一位教师给学生们布置了一份家庭作业,一份全班60个人每人都需要完成的家庭作业。这是一篇命题作文,不只要求写出真情实感,更要写出每个人自己独特的见解。一个星期后,学生们交齐了作业。他们交的作文10002000字不等,有的人只是随便在网上下载了一篇填上了自己的名字;有的人在报刊杂志上“借鉴”了其中的大部分;有的人作文虽是原创,却前言不搭后语、驴唇不对马嘴。因为学生们知道,这种作业老师通常是不看的。但当一周后,教师把作业返还给学生们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就是其中的一篇作文,全文1435字,教师修改了76处,其中,13处错误标点、4处错别字、7处病句、52处结构调整。

    这篇作文写于200111月,学生年龄23岁,职业:教师。这位修改作文的班主任,年龄57岁,右眼失明、左眼矫正视力0?4,这个班级的名字叫牡丹江市第二届名优教师高级研修班。这名学生就是我,教师的名字叫田常泰。

现在的我,是牡丹江市第四届名优教师高级研修班的班主任,心中时刻不敢忘记的,不只是老先生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更有他传承给我们的教书育人的使命感。


    故事三:

    2014510,星期六。中午1120分左右,我正在家休息,手机铃声响了,接通之后,对方一句话不说,听筒里传来的只有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我有些愣了,但一时真不知说什么话安慰才好。我知道她最近的压力太大了,我知道她一定是辛苦得想放弃了,我知道她一定自己想不出任何办法了。这是一个熟悉的号码,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长安小学楚晨光”。

    201457,早上544分,一条信息成了提醒我起床的闹钟:“昨天开着电脑睡着了,实录材料按你说的我再改,时间还赶趟吗?我把风格材料发给你,你简单看看,再给刘姐,谢谢!”526晚上1025分,又是这个人的一条信息:“接稿件,事在微信中。”就这样,只要他想,就随时给我打电话或发信息,不管几点,他在我QQ好友里的备注是“立新小学迟开鹏”。

    2014524晚上920,收到一条明显耍赖的信息:“我已经修改完了,这是自己能力范围中的修改,真改不下去了,你看一看吧。”2349分又发来一条:“发完了。好坏你来弄吧,我真受不了了!”4分钟后,他良心发现地发来一句:“看着你被我折磨,真有点过意不去。”他在我微信里的名字是“东华小学贾浩华”。

    这三个名字同时出现在一起,只能是因为一个事件,那就是今年6月份由我们主持召开的牡丹江市小学第二届名师教学风格研讨会。迟开鹏、贾浩华、楚晨光三位老师就是这次被我们认证个人教学风格的三位名师。刚刚那几幕,就是他们与刘颖主任、靳然主任和我不断地修改稿件、反复研课的过程。台上的他们是闪亮的,但在鲜花与掌声的包围下,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这一路走来的艰辛。三年前,我作为牡丹江市首个被认证个人教学风格并召开教学风格研讨会的教师,他们现在的心情是我熟悉的过去。有朋友曾在那时对我说:“你成功了!”我当时只是笑笑,却没回答,因为我知道,当时真正成功的人不是我,而是帮我站在那个讲台上的教育局、教研院、小教部,是一点一点为我打磨的刘颖主任、靳然主任和无数帮助过我的师长们,那是他们的成功。而这次看到几位老师在我们的帮助下取得了这样的成绩,才算是我们的成功!

    有一种经历,当你没有体验过的时候,就不知道它的艰辛;有一种艰辛,当你没有尝试过的时候,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当你没有拥有的时候,就不会理解它的真谛。教研工作的真谛就在于付出和给予。

    17年的工作经历也许并不算长,但对于19岁开始从教的我来说,这17年却几乎占据了我生命的一半。2001年我作全省师德报告巡讲时,报告的题目叫“愿以我心付童心”;2004年,我参加全国师德论坛时,发言的观点是“奉献并不痛苦,奉献也未必壮烈”;2011年,我开个人教学风格研讨会时,我说“教育是那枚值得我去榨成汁的果实”;而在2014年的今天,面对师德这个同样的话题,我发现我真正想说的,其实一直都是要感谢那些和我一起创造故事的学生、同事和老师们。这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因为你们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在我迷茫和无助的时候,是你们的陪伴让我贫瘠的灵魂变得井然有序!你们让我知道,真正的帮助与朴素的师德,不是单纯的给予,还包括适当的拒绝、及时的赞美、得体的批评、恰当的争论、必要的鼓励、温柔的安慰和有效的督促!


copyright(C)2017-2020 www.mdjg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成就与梦想 版权所有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西平安街18号 电话:0453-6223302 黑ICP备08100470号
技术支持:艺通网络·网络权威品牌
后台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