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倾我所爱 静待花开
时间:2015-02-04 09:50:00

    陈晓红,女,19734月出生,中共党员,本科学历,牡丹江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中学高级教师,现任牡丹江市爱民区八达学校班主任。作为农村教师,她爱生如子,家访是她每天的“必修课”,为帮助家境贫寒的学生不辍学,她自己出钱为学生垫付书费,购买校服、学习用品,她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把两名特困孩子接到家里吃住,一住就是几年。她曾获全国模范教师、全国教育系统巾帼建功标兵、省优秀班主任、省第十一届中小学教师现代园丁奖、市首届“中小学杰出青年教师奖”、市十佳乡村教师、市魅力教师等荣誉称号。


倾我所爱 静待花开


    1992年牡丹江师范学校毕业后,我回到母校——八达学校,成为了这里的一名班主任教师。从教22年来,我用心去爱每一个学生,用心去讲每一节课,用心去做每一天的班主任。我始终坚持每天给全体孩子义务补习功课,所教过的孩子当中,长期吃住在我家的两人,时常小住几日的十多人,偶尔帮忙照顾的记不得有多少了!到家里找我补习功课的,解决生活难题的,聊天玩耍的,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无法数得清。倒是孩子的成长,家长的满意,让我时刻谨记在心,那是我此生的宝贵财富。

    农村的孩子逃学、厌学、弃学的现象比较严重。相广冉,他上学放学从不背书包,从不写作业。通过几天的跟踪观察,我发现这孩子有个最大的优点,特别爱劳动,就任命他为班级的劳动委员,因劳动出色,他屡次受到学校表扬。我借机刻意在学生中宣传:“相广冉不但劳动好,其实还很聪明,如果他用心学习,成绩肯定不比谁差。”我与他做好朋友,经常到家里帮助他学习,帮他做家务,他像变了个人似的,学习成绩直冲到前20名,他父亲热泪盈眶地握着我的手,表示感谢。相广冉的改变,带动了班里不学习的孩子,班里的学习氛围浓了,无所事事的人没有了。

    家访是我每天的“必修课”。每接一届学生,我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在最短的日子里,走遍每一个孩子的家庭。

    我冒着大雨到杨大勇家家访的那一刻,感到震撼,杨大勇竟拒我于门外。事隔三天,村卫生所突然来电话,杨大勇得了急性阑尾炎。他父母不在家,孩子要求医生给我打电话,我急忙送他到医院就诊,从检查到手术,一直陪同,整个住院期间,我一直守侯在他身边。出院后,把他接到了家里,照顾他术后的生活,直到他父母卖完菌种为止。当他妈妈来接孩子时,一见面就感动地哭了。这个自负的孩子变得开朗了,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此举既教育了学生,也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得到家乡父老的夸奖。在我们农村中学,有一部分学生因家境困难而上不起学,我坚定一个信念:让孩子有读书的机会,决不能让落后和愚昧在他们的身上延续。我注重与学生的促膝谈心,努力走进学生的心灵深处,更注重与学生家长真诚沟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争取最大的支持与理解。有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叫朱云艳,因家境贫困辍学了,我了解情况后,在接下来的很多天里,每天坐在朱云艳家的炕头上做其父母的工作,同时与学校勾通免收朱云艳的学杂费,号召班里同学对她进行爱心资助,并且自己拿钱为朱云艳购买了校服,垫付了书费。这个女孩重新回到教室时,流着泪扑到了我的怀里,眼里满是感激。我以最深的感情爱护学生,我以最大的努力做好学生和家长的思想工作。工作至今,我没有让一个孩子因为家境贫困而辍学。

    想当年,我家曾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女儿”王丽娜,因母亲患病早逝,父亲又无劳动能力,靠年过七十的奶奶捡破烂维持生活,经济非常困难。孩子非常懂事,年幼的她每天担水、劈材、洗衣、做饭、料理家务、照顾奶奶的日常生活,在她身上验证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道理。由于奶奶的年龄实在太大了,被伯父接走,王丽娜因交不起转学所需要的高额费用,面临辍学的困境,孩子又特别喜欢学习,她找到了我。为了不让孩子辍学,我又一次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她接到家中照顾,给了孩子一个“家”。

    “儿子”叫于鹏。于鹏本性是个聪明好动、天真活泼的男孩子,学习成绩优异。可是自从于鹏的父母到哈尔滨打工后,我发现,他每天与社会上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经常参与打仗斗殴,成绩一落千丈,因此我忧心忡忡,他寄居在舅舅家里,舅妈管不了,我做通了丈夫与女儿的工作,2003516日,我和丈夫一起把于鹏接到了家里,还把女儿的房间让给了于鹏,尽可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安静舒适的学习环境。可是,于鹏来我家的第三天,就有人找上门来,说他中午伙同他人去“抄家”,由于人家家中无人,才没出现恶果。当时把我气得眼冒金星,心中堵得说不出话来,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但是想到孩子父母的信任,想到自己的承诺,想到孩子的泪水,我不能放弃,要用母爱去感动于鹏好好做人。

    谁知,我的小女儿又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小家伙偷偷溜入“自己”的房间,她说:“这床、沙发都是我的,你一样也不许碰!”于鹏呆立在地板上,小女儿大声带着哭腔说:“这个家是我的,妈妈是我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看到于鹏脸上有了泪水,我呵斥女儿,女儿更大声地哭喊着,临走狠狠推了于鹏一把,“这地板也是我的……”我大声告诉孩子:“白蕊璇有的,于鹏就有,我说话算数。”从此,在学校里我们是师生,在家里我充当了母亲,用深厚的母爱去感化他,我特意买来了一红一绿两个洗脚盆,每晚在每个盆里打好热水,唤两个孩子来洗脚,天未冷,早早给他买下了棉衣裤。于鹏的生日到了,我和丈夫为他挑选生日礼物……最直接触动他的是,学校体检,查出他有乙肝疾病,医生说:“你必须和他家长取得联系,这个孩子你尽量少接触,以免被传染。”我笑着说:“这个学生住我家里,吃喝全归我管。我拿他当自己的亲儿子。”我看到孩子的眼里闪动着泪花。放暑假时,我亲自把他送到哈尔滨的父母身边,临走时,于鹏拉着我的手说:“老师,我舍不得让你走。”后来我听说,我走后孩子逼着妈妈领他到医院做了个彻底检查,确认自己的病,只限血液传染,他才放心,并把病历早早装入行李中,准备带来给我证明。以后,于鹏再也没打过架,学习成绩稳步提高,在期末考试中名列第三。他主动承担学校与班级最脏最累的工作,主动维护班级的纪律与荣誉,那么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已习惯有这个“儿子”,我女儿也习惯有这个哥哥。而他在不经意中脱口而出的“妈”,让我感到欣慰。

    类似的事情,在我的从教生涯中还有很多很多。在今后的教育工作中,我将不畏艰辛,勇往直前,为农村的教育事业,为农村孩子的未来,倾注自己全部的智慧和心血,努力成为一个教书育人的有心人,让每一个孩子学会学习、学会做人,做党和人民满意的教师。

 

copyright(C)2017-2020 www.mdjg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成就与梦想 版权所有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西平安街18号 电话:0453-6223302 黑ICP备08100470号
技术支持:艺通网络·网络权威品牌
后台登陆